旺旺论坛一肖中特免费公开

那年的臘月

來源:建設公司    作者:李桂發   攝影:李桂發  發表日期:2019-12-31 責任編輯:陳紅  點擊數:5013

       進入臘月,在老家農村里就開始忙年貨了。老農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這風調雨順的就有了一個好收成。“一年到頭,不就是為了這張嘴么?”咱農民的想法就是這么質樸。

       在臘月里,老鄉們見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話就是“您年貨辦好了嗎?”回答最多的就是“托您的福,糖還沒熬呢。”“托您的福,豆腐還沒打。”“托您的福,油鍋還沒炸。”

       熬糖、打豆腐和炸油鍋,這是在臘月農村家家戶戶置辦年貨的三件大事兒,幾乎是全家出動、人人動手。不過現在的農戶家里幾乎看不到這個熱鬧場景了,即便有也變成了農業鄉村特色的旅游休閑娛樂和體驗開發景點。因為商品經濟發展了,人們的思想也開放了,電子商務平臺和數字經濟的構建使得賺錢的路子也更加廣闊了,商品的流通更加順暢和快捷了,坐在家里就能做全球的生意——“買天下、賣天下”。不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前,農村里人們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生活艱難,一年到頭都難得吃飽肚皮,都指望著在臘月里以及春節期間吃點自家做的好玩意兒。尤其小孩子們更是掰著手指頭計算、天天盼望著進入臘月后的過年,那時有句俗語“大人忙種田,小孩盼過年。”

       這三件事情首先以熬糖最為復雜,且連續耗時最長。當然了,也是小孩子最甜蜜的時刻。熬糖需要大師傅做指點,記得小時候我父親就是咱李家大灣熬糖的唯一大師傅,每每總有人家請他去“掌作”,就連臨近的張家灣、宋家臺、朱家臺,父親大人也都去過,有時還帶點人家酬謝的兩三個雞蛋回來。

       為準備熬糖,需要在冬月初就用大麥生出一筲箕麥芽來,這麥芽也就剛剛長出頭,接著就將它曬干放好,留著用來做大米熬糖的“引子”,也就是起到酵母菌和催化劑的糖化作用。熬糖的工藝簡單地說有如下步驟。

       不好的大米(細米子、晚谷米)洗凈后用冷水浸泡一天一夜。

       在手工石磨上將米帶水磨成米漿,麥芽先單獨磨好用臉盆裝著。一個人推磨、一個人予磨(給料),這事兒需要兩個人配合著進行。

       吃過晚飯后,在傍晚太陽快落山時將磨好的米漿倒入大鍋里熬煮,并放入兩碗麥芽水,但火不能太猛,用文火慢慢燒。鍋里要不停地用長把鐵鍋鏟攪動,防止米漿黏鍋燒糊,俗稱“搞糊涂”。搞糊涂前要將灶臺上的“菜、米、油、鹽、醬、醋、茶”全部清理干凈,也就是把灶臺上的團團罐罐全部拿走,并用水清洗兩遍灶臺面,這也是對灶神的敬意和心誠的體現。

       約有一個時辰后,感覺鍋里已經是比較稀了,糊涂不能燒開(不能到80℃,憑大師傅的手感),這時就開始悶鍋,灶里不燒也悶火,這個過程有一個時辰,就是為了讓米漿糖化。再等待2-3根香煙的功夫,此刻需要大師傅來看看把關。在鍋里溫度降到約二十七度的樣子,這就全憑大師傅的手感,鍋的表面是淡淡的綠色,大師傅再加一次麥芽水漿,進一步糖化,輕輕攪動一下,這個過程叫“拍小作”。繼續等兩三根香煙的功夫后,灶里開始加木材燒大火,并在鍋里時不時地攪動一下。

       持續燒火到鍋里大開,為了精準把握,可以在大鍋里放一把大米,等到大米煮化了,就開始灶里停火。把鍋里的米漿水一瓢一瓢地全部舀出來,放入大海盆,家人用瓢不停地舀起倒入,這個過程也就是為了加快冷卻,冷到手可以長久放入其中。

       米漿第二次倒入鍋中,加適量的水,第三次加如早已磨好的麥芽子水,反復攪拌均勻,灶里稍微加熱,接著停火,將鍋蓋蓋好,上面加蓋棉絮保溫,開始“拍大作”。為的是讓米漿進一步糖化成水,這段時間約需要一個半時辰。

       “催作”,拆除棉被,揭開鍋蓋可以看到鍋里表面有一層淡淡的綠水。

       灶里燒火,燒到大開后停火,將鍋里的米漿再次用瓢一瓢一瓢地舀出來,用事先準備好的棉布包袱過濾,包袱吊在廚房屋頂橫梁上,在包袱口的四角綁扎兩根十字交叉的木棍,是為了便于操作搖動包袱,包袱離地面約有兩尺高,包袱下用大盆接好過濾后的米漿水。

       第二次把大鐵鍋洗干凈,再次清理灶臺,將灶臺上的鹽罐、油罐等雜物拿走,將過濾后的米漿水倒入鍋中加熱,這是米漿水第三次入鍋。第四次放入麥芽水,稍微加熱,人的手能放入鍋中堅持為宜,等待那么二三根香煙的功夫。

       接著開始在灶里大燒火,鍋里水位持續下降,慢慢就開始有麥芽糖的香味飄散開來,那香味勾引著無數孩童的饞蟲,我曾經就被迷倒過。持續燒火,鍋內的水就變成了麥芽糖。

       這大致九個過程下來,這個時候已經是半夜雞叫了,但也正是小孩子喝糖水的美妙時刻。

       記得有一年,我在伙房里等糖水喝,等啊、等啊、等,接著就在放柴火的引格子里睡著了。到我一覺醒來,看見父親都已經在大鍋里使用木板攪動糖稀子了,也就是喝糖水的機會早已經過去。我一下就哭了,哭得很是傷心,就是可以用筷子挑糖稀子吃我都不干了。幾天后,直到父親大人到別人家里當大師傅時,特意給我帶回來一碗糖水才解了饞。這是兒時每年只有一次的高貴享受,真的難以忘卻。此刻那熱乎乎的有點兒粘嘴的麥芽糖的糖水味就在我的口里和心里千回百轉,它遠比后來幾十年中我喝過的白糖水、紅糖水、蜂蜜水、蜂王漿、貓屎咖啡和奶茶什么的都要過癮。那兒時的味道是永恒的記憶,更是一道無法破解的謎底。

       經過慢慢地熬煮,大鐵鍋里的糖水不斷地濃縮,最后的精華就像火山爆發后流出的即將凝固的熔巖,這個時候就可以起鍋了。嫩糖可以起鍋早些,老糖可以起鍋晚點,這都完全取決于大師傅的眼力和在鐵鍋里用木板攪動的手感,灶里的火很小。大約熬到第二天早晨開始在石磨上拉扯麥芽糖,這要趁熱進行,且分四到五次起鍋,由三四個青壯年男勞力操作。隨著男將們手握扯糖棍揮舞著雙臂,以及喊出的勞動號子聲“嗨喲”,這時滿屋子就開始彌漫著麥芽糖的清香和甜味兒。麥芽糖經過拉扯和扭轉慢慢由古銅色的濃稠的液體變成白色的軟體和固體。拉扯中麥芽糖在龍飛鳳舞和虎踞龍蟠之間進行轉換,最終盤踞在石磨上,猶如一尊古老的米白色的縷空根雕作品。人們通常要稱一稱,一個糖約有四十五斤的樣子,她還有個十分響亮的外號“糖鐵”。

       在近三天三夜的時間里,大米歷盡粉身碎骨、水乳交融、烈火焚燒、千錘百煉以及與人共舞的神奇修煉后,成就為人人喜愛的麥芽糖。當然了,家人們付出了辛勤的勞作、汗水和聰明的才智,獲得了甜蜜的果實和喜悅的心情。

QQ圖片20191231144955.png

       再來說打豆腐,現在人們一般都知道這個過程,最重要的環節是放入石膏和草木灰,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點豆腐”。關鍵是家里人都要參加進來,幫著予磨、燒火、搖籃過濾、撿柴火,人盡其用。有了自己的參與和勞作,那幸福的果實吃起來就更有韻味;那豆漿和豆腐腦喝在口里就有了成就感,更有圣神感,這是上天和父母對孩子們的恩賜。

       至于那個炸油鍋就比較普通一些,就像人們現在見到的早點——炸油條、炸面窩、炸歡喜坨一樣。現在更有洋外餐麥當勞和肯德基這樣的油炸食品。當然了,我小時候臘月里大人們是炸魚塊、炸藕夾、炸翻餃子、炸麻花、炸荷葉子、炸玉蘭片。尤其以荷葉子和玉蘭片準備的時間要長,幾乎要從冬月初就開始制作。荷葉子是大米漿在鍋里薄薄的糊一層,剛剛受熱一熟后就起鍋,就像荷葉一樣,待它陽干不濕后用布剪刀剪成菱形,再徹底曬干。玉蘭片則是用糯米蒸熟,接著就像打年糕一樣捶打到看不見一顆單獨的米粒,取少許展開如書頁大小后抹上紅色顏料,再做兩張分別抹上綠色和黃色染料,然后三張疊加卷成圓筒,接著輕輕拍打成橢圓型長條,陰干到不沾刀口時,切成薄薄的一片一片,展開就像花兒一樣美極了,再徹底曬干就成了玉蘭片。荷葉子和玉蘭片的制作都是費時費工的事情,每次的曬出和收回都要特別細心以防破碎,就像對待國寶青花瓷一樣輕拿輕放。可它們下油鍋后就立刻膨脹,得馬上撈起來,放冷后密封保存。沒有什么牙齒的老太太和老爹爹們,給了它們一個非常生動和響亮的外號“落口消”,它自然就成了老人們和小孩們的最愛。

       若是生產隊、大隊和人民公社不搞水利任務,臘月里比較清閑的話,人們還會做出許多好吃的,如炒米、炒黃豆、炒豌豆;制作豆皮、軟餅、麻餅、晶果、麻棗等。但最能體現一家之主制作年貨水平的還是咱湖北天門的名小吃——麻葉子,也可以說它至今都是我們江漢平原一帶首出一指的名特優食品和農家樂佳肴。

       這麻葉子是在熬糖的基礎上繼續深加工來完成它的終極蛻變。先把麥芽糖敲碎成顆粒如指頭大小狀,要求大小一致,這是必須先用幾天時間準備好的,這也是一個細活兒。在這敲打聲中除了父母賞給我幾塊糖外,小時候的我總要偷吃一兩塊的。到制作麻葉子的時候每次把它只放入一碗到鐵鍋里炒熱、炒軟,再加入準備好的炒米、芝麻繼續加熱,這時灶里幾乎不燒火,用木扁鏟把它們壓和在一起,趁熱起鍋,抓緊時間在門板上用力糅合成搟面杖狀,再用刀面壓成橢圓形長條,接著乘熱用刀切成薄片。這需要一氣呵成,否則待它冷了后,就是用刀都難以砍動了,更別說切啦。這既是一個體力活,更是一個技術活。做起來可比寫的復雜多了,可以說它是一個系統工程。光菜刀都要準備三四把,期間還需要把菜刀在磨刀石上磨幾次,好的男勞力兩位,他們輪番上陣切麻葉子。灶臺那兒也需要技術熟練的兩位幫工,尤其要掌握鍋里的火候,不能讓麥芽糖、炒米和芝麻在鍋里粘鍋或炒糊。通常都要連續勞作三四個時辰,搞到半夜三更才能把“一個糖”全部做成麻葉子。

       當然啦,那麻葉子是吃在口里美在心田。在正月里老農們互相拜年的時候,那又白、又香、又薄、又脆、又甜蜜的麻葉子放在點心盒的正中間,喝茶時被親朋好友們品嘗后大加贊賞,這時家里男女主人翁的臉上自然是笑得樂開了花。這也應證了我母親的那句老話:“辛苦做來,快活吃!”

       哎,只是現在能全套手工藝制作完成麥芽糖和麻葉子的人已經是很少、很少了。

       在臘月里,我的父母和三個姐姐,他們每天晚上都要勞作到深夜,有時候是通宵達旦。母親和姐姐們在昏暗的煤油燈下總是紡花、織布和做棉鞋布鞋,有時我一覺醒來,總能聽到母親織布時的穿梭聲和闖檔聲,還有姐姐們納鞋底和紡棉花的聲音。那棉線拉扯鞋底的吱吱聲和紡車的嗚啦嗚啦聲構成了美妙的和弦,母親織布的勞作聲就像交響曲的小號和鑼鼓,這些聲音已經銘刻在我的心靈深處和大腦里。在臘月的夜里,母親和姐姐們都有做不完的事兒。自然的,我和小弟也就是在被窩里聆聽著這天籟之音而不知不覺中進入甜美夢鄉的。

       這些事兒,就是1969年我老家湖北天門盧市兵鐵公社農村臘月的情景,雖然已經過去五十多年了,但至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

       在那個物資極其匱乏、商品經濟處于萌芽和封閉狀態下,農民們被死死地釘在土地上的時代里,人口無法流動,戶籍更是終生不改,根本就沒有發家致富的可能。當時發家致富之說還是被批判的“封資修”對象和被人們瞧不起的“小資情調”。那時,什么都要憑票和計劃供應,那洋火(火柴)、香煙和點燈照明用的洋油(柴油)都必須要憑供應票和錢兩樣東西才能買到,就連買一顆糖果吃也都是很奢侈的事呀!

       如今時代發展了,社會進步了,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再也用不著盼望在過年時,才能吃點好東西和穿件新衣服了。可鄉愁卻更加濃郁了,那臘月和那年味兒在心里卻更加醇厚了、香甜了。

       現如今,我的哥哥姐姐還有弟弟妹妹們,就是他們的下一輩都不再熬糖、打豆腐和做麻葉子了。因為它確實費時、費工和費力。人們大都外出打工成了候鳥族,而留在老家守著田地的只是一些老弱病殘者和婦女兒童。為了賺錢他們每年只有等到臘月底才能返家歸巢,回家后他們也想歇息歇息,享受一大家子每年僅有的一次短暫團圓的天倫之樂,哪里還有什么時間和心思來做這些像工藝品一樣的年貨呢?現在農村城鎮化的發展速度相當迅猛,人們住房的條件和環境也不允許了,再說那大鍋大灶也沒有啦。農民們住上了高樓大廈,農村的老房子多已荒廢長草。

       其實,我倒認為那才是一棟一棟的獨立的真正的別墅,說不定五六十年后那兒就成了人們傾心向往的宜居地方——“暖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這是何等地愜意、田園般的詩意生活與懶惰哲學趣話,自然也是修行和參禪的好去處。到那時,農業已向合作化、規模化、專業化、機械化和智能集團化方向邁進,若想再回過頭來當新型農民,可就不那么容易了,那需要本科以上的學歷和培訓合格。

       現在老家鎮上的街道邊、菜場里和小店鋪,在臘月里都有麻葉子出售。這是專門的家庭作坊生產的,還辦成了鄉村旅游觀光景點。聽說已經有了機器加工的麥芽糖麻葉子,說實在的,回老家過年時我也品嘗過,可那個味道和口感與兒時的記憶已經相差得太遠、太遠……尤其不那么爽口。

       今天,在巴基斯坦南迪普項目部準備過咱們中國人的農歷春節。生活區里紅燈高掛,中國結和五星紅旗迎風招展,處處洋溢著過年的喜慶;每逢佳節遠方游子的思鄉之情又在空氣中彌漫生長,且躍然紙上;那兒時的記憶又在我腦海里游蕩;小時候的人文關懷以及父母放手讓自己動手的基本的勞作和做飯生存能力,這些忙碌的場景又在我的眼前浮現;更有那年的臘月是我孩提時代的幸福時光。我又怎能把你遺忘!

 

Copyright 2016 中國電建集團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430040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27-61169968(市場開發部) 027-61169642(辦公室) 傳真:027-61169066

鄂ICP備15005118號

旺旺论坛一肖中特免费公开
快乐10分钟开奖走 不联网单机四人麻将 股票分析群 中国nba男篮球员 黄金岛长沙麻将手机版下载 什么叫融资 新快3最新开奖 上证指数今日行情 今天的江苏快三开奖结 股票配资论坛c互利计划